【七十七天】 江一燕,你活成了我最喜欢的姿态。

2017-11-20 作者:皋修贤   |   浏览(
文/半生路遥图/网络 今天,去看了【七十七天】。电影布景想必我们都知道,是依据柳树松77天穿越羌塘无人区的实在阅历及他编撰的《北方的空位》小说改编。在本来人设里其实并没有江一燕扮演的蓝天,许是觉得只要男主与动物们会稍显单调,所以虚拟出了女一号人物。一个身残志坚的女摄影师蓝天刚强达观的性情太符合江一燕。
这部电影能拍出来已然是勇气了,不必证明也猜测得到拍照中条件的艰苦,首部极地探险电影,也算是一部半记载半叙事片,感受到的更多是精力层面的震慑。
星空、湖泊、洪水、沙漠、冰川、小野犬。救赎、挣扎、不服输、神往自在、逝世。最终OST窦唯,更是给了电影完美的结局。
越来越多的影片在叙述人道,而在这儿,是人与人的反抗,人与自然的反抗,人与自己的反抗,最难的恐怕就是与自己的反抗。
所以即便被洪水吞没,即便被狼群攻击,即便一度丧身,他仍是义无反顾的救起了那只小野犬,人道,总是无时无刻不亮光。
男主说:我就想做一件自己想干的事。这说出了多少人的心声,这是比登珠峰、比穿越无人区还要困难的事,你我都该默然。我们总是在说遵照自己的心里,而又有多少人仔细在听,或许伪装听不见。我们畅谈高歌,认为自己人生满意。就像遇见狼群、遇见牦牛,我们只会缴械投降,谁又真实英勇。这才是注定的loser。
蓝天说:冈仁波齐的星空是国际上最美的,所以死有什么错。
死有什么错?所以她说那一刻她并不惊骇,她感觉很温暖。无畏才是人生最大的赢家。
此电影江一燕零片酬出演,这派头很江一燕。
有人说江一燕是文艺女青年教科书等级的。的确,江一燕做了太多人想做却迟迟无法做的事,可是她做的如此简单如此洒脱,就好像全部都被安排好。其实,这才是每个人应该有的人生态度,现在却被用来当成奖励。
有人说江一燕有许多身份,她是个艺人,她又不只存在于银幕上;她是个摄影师,获得过许多大奖,她却不认为然;她在山村做支教,一做就是十年,事必躬亲比什么慈悲都管用;她会歌唱,唱的都是她自己;她读书写字,她的眼角眉梢都是故事,又都是温顺。那是被年月轻抚心爱的姿态。美,历来都是骨子里的,骗不了人。
文艺,我想这个词被许多人误解,文艺,历来不是无病呻吟,棉布麻裙,吉他,歌谣跟远方,亦不是一杯咖啡或是有调调的日子,它是骨子里的日子态度,它是你对命运不服输的坚持,还有忠诚仁慈的巴望。
它不仅仅只是寻求诗跟远方,还有卸掉自己重重威胁的捆绑。
这国际短少真实英勇的人。或许他人眼里的疯子才干真实成为一个正常人。我说江一燕活成了我最喜欢的姿态。没有妒忌,也没有仰慕,只要赏识,那股子心里的洁净,像冈仁波齐的星空一样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