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十三郎,下跌红尘的白凤凰

2017-12-19 作者:平鹏云   |   浏览(
《南海十三郎》 “心声泪影女儿香,燕归何处觅残塘。红绡夜盗寒江雪,痴人正是十三郎。”在一段粤曲****十三郎的故事慢慢拉开序幕:十三郎自幼聪明绝顶,过目不忘,被誉为神童。无法冥顽难管束,父亲将其送往香港学习。他在香港大学学医时,为爱情而半途离港,跟随女友到上海。爱而不得,落得一身难堪。回乡后,十三郎晋身梨园,效能于觉先声剧团,他才华横溢,创造颇丰,却恃才傲物,目中无人。创造工作如日中天时,却遭遇爱情和工作的两层冲击。日子失意,神志异常,被送入***院,晚年四处流浪,最终凋谢离世,令人唏嘘。左手天才,右手疯子。正与邪,是与非,入世与脱俗,往往只在一念之间。“南海十三郎终身都在修行的路上,得瑟落魄,几番起落,然其志未改,不怨天怨地,怨天尤人。只游走在疯癫与正常之间,参无边风月,人情冷暖,并非孤寒暮景。”十三郎扮演者谢君豪如是说。十三郎自幼痴迷粤剧,二十岁便为粤剧名伶薛觉先编撰曲目《寒江钓雪》,一炮而红,少年得志。面临家贫沦落风尘的侄女江少仪,他热忱相助,将其捧为电影明星,风头无二。面临同行相邀,他恃才傲物,惟我独尊,口出狂言,相交甚恶。面临编剧新秀唐涤生,他爱才惜才,苦心教训。面临年代更迭,他不从众流俗,封笔停墨,清贫度日。张爱玲在《我的天才梦》中自我剖析,标明心迹。“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便被目为天才,除了开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计的方针。但是当幼年的狂想逐步褪色的时分,我发现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可取,全部的仅仅天才的古怪缺陷,世人宽恕瓦格涅的疏狂,但是他们不会宽恕我。”世人对天才总是分外苛刻,将其捧上神坛,视为圣人,不容许他们犯一点过错。欲将其框束在尘俗的轨道上匀速前行,而忘却天才本是不按套路出牌的,恃意而为,出乎意料。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说,世人却欲将全部归档解读。故为天才安排好结局,好让人间庸才望而生畏。“千万别想成为天才,天才只要两种结局,一种是早死,二是疯了,悲惨剧收场。”由于天才是不会跟尘俗退让的。众人皆醉我独醒,十三郎像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嵇康,穷途而哭,打铁忘世。装聋作哑,狷狂不羁,或许,他们跟这个国际并不熟。心有执念,不愿上岸。你将家安在船上,流浪动乱成了你终身的宿命。在爱情的天空中,你甘心做无脚鸟,一直飞一直飞,寻找着爱的真理。绕树三匝,无枝可栖。记忆犹新,耿耿于怀最是要命。爱而不得,挂念半生。心如平原跑马,易放难收。身如棋盘走狗,只进不退。染了相思病,像一窝蚂蚁倾注四散,啃啮心头,细碎的痛苦无止无休。十三郎在舞会上偶遇佳人莉莉,一见钟情,鬼摸脑壳。半途肄业,跟随佳人至上海,却也无法抓获芳心,失意而归。经年今后再重逢,她早已嫁做人妇,宝马香车雕满路。而你却是落魄文人,衣食无依。她早已忘却你这个生命过客,你却铭肌镂骨,忠贞不二。只因她随口一句,你的眼镜很特别,你便戴了一辈子,镜片损坏也不愿替换。谁都曾为追逐爱情而一身难堪,落花流水,你却痴心肯定,不在意旁人眼光,只希望对方懂得。在《寒江钓雪》、《梨香院》等戏剧著作中,言外之意躲藏着伊人身影。当十三郎问唐涤生为何要当一个编剧时,唐涤生给出了以下答案:“我要证明文章有价,再过三、五十年,黄金股票,国际大事都仅仅昙花一现,但是一个好剧本,再过五十年,一百年,仍然有人赏识。”听毕,十三郎骂他自大狂,沽名钓誉。而心里不无赞赏之意,才思志趣齐全,此人出路无可限量。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功利尚在其次,能有好的著作传世,如高僧于红尘修行所得之舍利子。小巧玲珑赤子心,熠熠生辉真才思。十三郎装傻避世,也切断了他与创造的相关。握笔杆子这件事是不能停的,坚持与孤寂是必经之路,非走不行,非尝不行。唐涤生新剧演出,邀十三郎观看,也有邀十三郎执笔出山之意。而唐涤生的突然病逝成了压死骆驼的最终一根稻草,十三郎完全失望了。志同道合的子期已不在,伯牙的《高山流水》还有哪个知音人能懂?白马入芦苇,银碗里盛雪。人生底色本是洁白纯洁,红尘中历练一番,宣纸被涂脂抹粉,一片含糊,不再简略朴实。而千帆过尽,返璞归真,愿望贪念随潮水涌上岸,不再暗涌动摇,患得患失,心刚才安靖下来。一粥一饭,一竹一书,养花种草,余生足矣。十三郎晚年摒弃全部身外物,随身只一幅《雪山白凤凰》,宣纸上一片空白,只要目光明澈的孩提能看到白雪皑皑,凤凰栖息于其间,遗世独立,物我两忘。而心有尘土的人只看到了满纸空白。“世人笑我太痴狂,我笑世人看不穿。”白凤凰于雪山之巅看到的是广袤六合,无限风光。而世人只觉*****,孤寂独处。视界境地不同的人,该怎么去沟通交流?每个人都只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无需旁人置啄。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