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将至 大厦将倾

2017-11-18 作者:韦昌淼   |   浏览(
上映前五分钟,站在电影院的二号厅门口,看着近邻行将上映《正义联盟》的影厅前早已排起了长长的部队,检票小哥一边穷极无聊的玩着手机,一边昂首友善地问道:先生您是来看《暴雪将至》的吧?
我看了看死后,只要保洁大妈在拿着拖布卖力地擦去地上被我踩黑的足迹,我转回身看着检票小哥默默地点了允许。小哥耸耸肩,做了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然后埋下头持续玩消消乐去了。上映前一分钟,一百多人的影厅里仍然只要我一个。有点惋惜,但又有点幸亏。这就像你在午夜场带着女朋友去看恐怖电影一样,如果影厅里真的一个人都没有的话,那么荧幕里的画面和声响也仅仅起到照明和掩盖的作用了。惋惜这不是午夜场,上映的不是恐怖电影,自己周围也没有女朋友。开篇,段奕宏的背影出现在了荧幕傍边,以一个刚刚出狱的监犯的身份,看着破落的大街,回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97年,国企改革前夜,很多工人行将被强制下岗,面对赋闲,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压抑的愤恨,氤氲的罪恶,在这个转折点上统统迸发出来,连环强奸杀人案,草丛中因摧残而死的女尸,因赋闲溃散而对妻子误下杀手的老公,在灰色的镜头下以一种十分直观和冲击的方法出现出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倒叙插叙相结合的叙事方法下,段奕宏所扮演的国企保卫处下岗职工余国伟与他那好事多磨的悲惨剧故事在一个又一个凶案中被串联起来。为了追回那个连环强奸杀人的真凶以取得进入“体系”保住饭碗的时机,段奕宏所扮演的社会底层小角色,先是使用了自己的学徒复原现场追击凶手,又使用自己挚爱的歌厅小姐燕子作为钓饵诱捕罪犯,但到了最终,他失去了“铁饭碗”,他失去了学徒,失去了挚爱,失去了向“体系”证明自己的时机,而最终也沦完工精力溃散的杀人狂魔。影片相同经过许多极具暗示意味的镜头和意象将故事里的各种暗线表现出来,比方经过源源不断的阴雨和满地的淤泥、开不动的摩托和轿车来暗示其时的社会环境,以及随处可见的镜子,电影中对镜子意象的运用早在陈凯歌的《霸王别姬》里就现已锋芒毕露,而在《暴雪将至》中,镜子对剧情的推进又起到了很共同的暗示意味,比方张队长透过后视镜看余国伟,余国伟透过梳妆镜看自己的相好燕子,而镜子里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不切实践的,就像张队长从没把一心想证明自己的余国伟放在眼里,而余国伟在对燕子爱得深入的一起却又带着一种使用的心思一样,这样的细节在影片中不乏其人。段奕宏所扮演的余国伟,可能从一开端就意料到了这个悲惨剧的结束,小角色在大社会布景下的无法,麻痹,都在心情张狂迸发下的那一刻被显示的酣畅淋漓。最终,一个一向寻找本相的人,却沦为了屠夫,在从前被抛尸的工厂荒草滩中,段奕宏举起电棍,将“嫌疑人”活活打死的一幕成了整个电影中最严酷却又最深入骨髓的画面。十年后,当出狱的余国伟知道当年连环杀人案的真实杀人凶手早已被老天施以极刑时,才发现,这一切从一开端就错了,错得离谱,错得像个笑话。可能看到这儿,你会以为,这是一部违法悬疑推理电影。但实践你错了,由于直到电影最终,都没人知道也没人查出这个凶手的姓名,而凶手的脸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过。这说明,导演想表达的更是那种在极点压抑和接近溃散的社会环境下,人心思上的改变,歪曲与变形。连环杀人,仅仅这种心思下的外在表象罢了,而在表象的下面,其他更深层的社会议题,才是这部电影的中心魂灵。出了影厅,看着近邻行将上映下一场《正义联盟》的门口前再次排起长队时,自己心中却有一股说不出的欣然。如果你进了影院仅仅为了看好玩的,影响的电影,那么《暴雪将至》并不合适你,但如果你是从国企下岗潮的那个年代走过,亦或是情愿静下心来重温那段并不光亮的年月的话,那么期望你不要错失《暴雪将至》这部深重的、优异的国产电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