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水军和不明真相的大众误导了,《缝纫机乐队》的质量没那么烂!

2017-12-16 作者:镇含莲   |   浏览(
被水军和****的大众误导了,《缝纫机乐队》虽没大鹏夸的那么那么好,但也绝不像网上说的那么那么烂。从某个视点说,《缝纫机乐队》比同期的《羞羞的铁拳》美观。《羞羞的铁拳》看完就完了,其时哈哈一笑,往后想不起来讲了个啥,没什么形象深入的台词和场景,就是纯搞笑的喜剧片,掏钱买笑,笑完拉倒。《缝纫机乐队》好歹有个关于愿望的主题,即使很中二,也好过没有。部分台词和场景,看时令人会心一笑,看后能留下一丝回味,这就挺好,比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要好。 编剧苏彪,算是大鹏的御用,《煎饼侠》也是他写的。两者比较,《缝纫机乐队》的剧本比《煎饼侠》要老练完善的多,小细节处理的比较到位,简单说,就是前后照应。比方影片前后小孩朗读的梗,于洋掉井里的梗,偷乔杉衣服的梗,骑行我国二人组的梗,梗其实并不高超,但能圆润一体,先突兀的呈现,再照应的解说,归于为剧情效劳,难能可贵。金圣叹赞《水浒传》写得好,其间一条原因,就是呈现过的每个情节和人物(特指小情节小角色),后边都会给读者告知结局(哪怕一笔带过),不会凭空呈现,然后不了了之。许多电影,都不重视这点,情节和人物扔出来,就不管不顾了,导致电影显得不完好,观众总觉得有些当地不舒服,却不理解,问题就在这。《缝纫机乐队》这点做的不错,不足之处在于,太频频了,全体节奏被小情节带的紧张不安,一个多少小时的电影,包容不下这么多小玩意。但已然不错了。 除掉小细节,故事自身很完好,人物走向契合电影根本创造规则。用麦基的说法,“人物弧光”一直存在,一直在改变,乔杉总算完成了既定的愿望,大鹏总算完成了不敢去想,心里压抑多年的实在愿望,两个人从开端到最终,都有了天翻地覆的正向改变,人设马上就饱满立体了,电影也就随之提高了。用“提高”这个词,可能不太精确,《缝纫机乐队》长处尽管不少,但仍然称不上一部上好佳作,仅仅跟大鹏自己的著作比较,已经有了日新月异的生长。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 缺陷有哪些?全体节奏被小情节搞的失控,轻重缓急不分,算一个。第二,首要事情不是用画面展示出来,而是靠艺人的嘴长篇大论说出来,十分欠好。乔杉约请大鹏来集安组成乐队,是因为“大吉他”要被房地产商撤除,期望使用摇滚的魅力降服观众,感动政府,保住摇滚标志物“大吉他”。这个情节,是整部电影构成的来源,如果把敌对两方的争论用画面体现出来,矛盾激化,戏曲抵触叠加,后边的情节反差会让故事更精彩,电影更美观。但是偏让乔杉用一大篇台词说出来,作用差到要死,本能让电影高潮迭起的设置,变得一文不名。就不提乔杉的台词功底有多烂的事了。还有,大鹏太想体现个人能力,许多镜头冲着巨大上的准则去拍,亮丽多彩,充满了漫画风格,剪切作用快速凌厉,意图是通知所有人:我董成鹏,会拍电影。其实不然,在一个追逐愿望的电影中,隐忍然后大迸发,才是真理,不然观众的心情在前期被耗费太多,到了最终反而没有精力去感动,或许变成为了感动而感动,就没意思了。张力收一收,忍一忍,衬托衬托,最终喷薄而出,观众必定更喜爱。 音乐无疑是最大亮点。赵英俊的才调,通过许多年的沉积和展示,越来越有目共睹了。《都是C》和《塑料袋》好听到爆,只听歌,彻底想不到跟《大王带我来巡山》和《清风徐来》一样是出自一人之手,风格不一样,一样的都是好听。最终的演唱会,说实话,没觉得有多嗨,原因就是之前的炫动把观众的精力稀释了太多,且观众对最终的高潮也有必定预备,所以就显得比较普通了。怀旧,一直是大鹏的致胜法宝,请必定善用,并用好。大鹏回到北京,堵车时看见“骑行二人组”打着摇滚的旗子络绎而来,那一刻,是令郎被感动最厉害的时分。跟人不太一样。 中规中矩,诚心十足。这八个字,是令郎对《缝纫机乐队》的评估,没受外人迷惑,自己亲身经历后的感觉。后来也不知道房地产究竟还盖不盖,愿望完成了,实际就成了场梦。摇滚老炮们儿,演的都不赖,尤其是赵明义。没白看,下次界说一部影片究竟好欠好,得自个儿去电影院瞅瞅,没有查询就没有发言权,毛爷爷说的太对了。

评分(满5):

《缝纫机乐队》,3.9分。
相关文章